鏡好聽

鏡好聽APP 精彩優質有聲書和Podcast

下載

那些故事與心事讓你遇見更好的事——王琄 ✕ 張之愷談困境鬆動的可能(下)

整理|李怡坤、編輯|陳柏均 2022-07-26 16:00:00

本文整理自鏡好聽舉辦之夏日耳朵閱讀節【聽療癒】13種心靈充電法:聽見困境鬆動的可能|王琄 ✕ 張之愷 線上講座,邀請金鐘影后王琄與身心靈專家張之愷對談,聊戲劇、聊人生、聊困境,以及超越那些挑戰的自我療癒過程與方法。系列文章共有上下兩篇,本篇為下篇。

 

什麼是時間法則?新時代的生活曆法

 

張之愷:時間法則其實是由一位荷西博士——荷西·阿圭列斯(José Argüelles)所創立。他是墨西哥裔的美國人,14歲的時候爬上了墨西哥的特奧蒂瓦坎太陽金字塔,感受到了一個心智流,從那一刻開始,他感受到一種深刻的連結,於是就開始去研究「考古馬雅」,現在稱之為「星際馬雅」,因為馬雅星是昴宿星團的第3顆恆星系統。

 

荷西博士一直念到藝術史博士,還有到大專院校去任教。但從14歲開始,逐漸去做更深層、更跨次元的一種連結。後來他接受了天狼星的、昴宿星各個不同的心智流,還有星際馬雅的心智流,稱之為GM108X的訊息流。荷西博士著作等身,最近在台灣有一個叫做亞洲時間法則的團隊,不斷翻譯他的書,有一套最重要的書叫做《宇宙編年史》(Cosmic History Chronicles) 共有七卷,是與被稱為紅皇后的Stephanie South 合著,時間法則的基礎也是由此而來。

 

我們現在看到的很多困難、很多戰爭、不和諧,其實是因為我們活在一個錯誤的時間頻率裡面,它是一個人造的時間,我們稱之為1260的時間。1260的時間頻率,現在要回歸到1320,是屬於宇宙的、原先從銀河、恆星、太陽,不同的恆星跟星系之間,彼此和諧共振的一個時間頻率。回到大自然的一個共振頻率。

 

也因此他才會提出這一套時間法則曆法,也稱為十三月亮曆法。我們現在活的12個月的曆法,一月大、二月小、三月大、四月小,然後七月大完了以後,八月怎麼還大?然後又九月小。小的30天、大的31天,二月怎麼28天?相當地不規律,相當地不整齊。可是在十三月亮曆法裡面,每一個月是28天,加起來是364天,然後再加一天的無時間日,就是每年的7月25日。所以它是很規律的。28這個數字大家應該很敏感,例如女生的生理週期就是28天,這也叫做大自然的規律。

 

所以時間法所強調的,是我們現在的日常生活中,在文明發展的過程裡頭,一切帶來不愉快、或者很多不和諧的事物,其實都是源自於錯誤的時間編碼、錯誤的時間頻率,所以我們要想盡辦法回歸自然的規律。

 

王琄:怎麼發生錯誤的?

 

張之愷:這個要看我的《心電感應大角星》這本小說。33萬字的科幻小說,大家可以去看一下。

在我那本小說講得非常清楚。我的一個好朋友說,這本書根本就是一個新的創世紀。因為沒有人在提我們太陽系怎麼形成的,我們的行星跟行星之間,究竟是因為怎麼樣的一個原因,造成那種失衡的狀態,這個小說裡頭講得很清楚。

 

星際馬雅曆法,跟考古的長紀曆、哈布曆其實不一樣,它跟古典馬雅人其實不太有關聯,他是荷西博士花了33年時間研究出來,然後接收了很多不同的外星的、或者是跨次元的不同訊息、心智流的訊息,所整理出來的一套重新調校我們的意識頻率。

 

為什麼要調校意識頻率?我們要擴展我們的認知結構,因為老是用同樣一種觀點、一種慣性去解釋問題,我們就會深陷其中,一天到晚很煩惱。

 

王琄:就像是很多人頭都一直低著嘛,不會把抬起來看天空,概念應該是這樣。像我自己是非常敏感的人,現在不管文字書寫,或是練習畫畫,就會感受到一種直覺的訊息。如果我緊抓著舊有的想法,不放過自己,新的可能性也就不會進到生命中。

 

張之愷:特別是在時間法則這個知識系統的脈絡中,提到從2013年開始,進入到一個新的太陽紀。還記得2012年謠傳有世界末日,其實不是的,它是一個大週期。是26,000年的大週期其中的5,200年的週期,一個共同結束的時間點。所以從那一刻開始,我們邁入一個新的太陽紀、新的週期,我們在這個知識系統的脈絡,會講到所謂的2013年的時間飛船開始啟航,集體人類的意識就會開始加速。

 

你會發現,2013年之後生出來的小孩,一個個聰明得不得了,因為他們是輻射性的思維,像我們這一代都是線性的思維,對我們而言一加一等於二,他們一加一是「可以」等於二。不見得等於二。

 

圖說:身心靈專家張之愷。(照片來源:鏡好聽;攝影:林煒凱)


王琄:從2013到現在,小孩子應該9歲、10歲,其實很恐怖耶,如果現在的教育系統,不能夠服務這群小孩,其實很可怕。

 

張之愷:我常常會跟現在的爸爸媽媽講,我說你們如果覺得自己很煩惱,或是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,跟你們的小孩學習。其實從1992年之後,我們的小孩一個又一個世代開始改變了,已經不太一樣了。因為2013年前面有一個26年的轉換週期,2013年之後還有26年的轉換週期,加起來總共有52年的重要過渡時期。事實上,從1987年一直到2013年,這26年間整個世界已經有產生巨大的變化。

 

王琄:我其實覺得很幸福耶,我們見證了一個又一個的時代,真的看見了不一樣的發生。我認為這件事情有趣。

 

改變定義、改變觀點,也能離開創傷


張之愷:這幾年常常要提醒大家一件事情,你拿過去的所有的生命經驗,想要去切割現在、想切割你現在想要做的計畫或什麼東西,其實是不敷使用。反而要儘可能地讓自己活在每一刻的當下,然後學會一件事情,叫做兵來將擋水來土掩。這是一個能力,但也是必然,因為你也沒有別的參考座標了。

 

包含這幾年的疫情,其實全球的經濟、社會的、所有的政治面向,都已經做了結構性的變化,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模式也都改變了。過去所謂的「成功」,放在現在,大家也都不知道它是什麼了。

王琄:我最近出了一本書《這輩子,演得最好的是自己》,在講自己的第三人生,就是關於創造。不管我們幾歲,我覺得就創造吧,不要等長照,去創造自己豐盛的人生。

 

張之愷:時間法則、十三月亮曆法,其實它是一個預言系統,我們今年的7月26號,會進入到所謂的「自我存在的紅月年」。在星際馬雅系統裡面,有20個圖騰跟13個調性,把這兩種符號、符碼結合在一起,就會形成所謂的星系印記。

 

「自我存在的紅月年」是由調性4與紅月組成所定義。調性4是什麼?就是自我存在。他是做一個建設基礎,一個穩固、一個丈量,好像金字塔的四個角。所以明年一整年很重要的一件事情,就是去架構我們自己。紅月是什麼?紅月是我們原先已經遺忘的古老記憶,要把它召喚回來。

 

所以為什麼今年你會出版和創造有關的書、我會寫《心電感應大角星》,然後做《星際電力公司》這樣的節目也都有關聯性。陸陸續續會有越來越多這方面的資訊來提醒每一個人。像琄姐剛剛講到的,我們要抬頭看,不要再低頭只是看自己跌倒的腳,然後在那邊自怨自艾。

 

王琄:在我工作的過程中,不論是哪一個工作,包括教學、在導演現場,常常演員想表達自己的創傷的時候,我會抓住他的手說:「停,不要再講了,因為你越講,就是再把傷痕拉深一次。」我說不要再講啦,往上看,不要停在那邊。

 

當然,如果你還這麼有感覺,講一次可能你會很享受,我覺得這是危險的。講創傷是會掉眼淚,代表過度投入、溺在裡面,而那個享受是危險的。

 

張之愷:很多人沒有辦法脫離他們的困境,就是因為這個原因,其實是在享受自己所創造出來的悲劇感。用這樣的一個方式在刷存在感。

 

王琄:我覺得很有共鳴。可是你知道嗎?當我握著那個演員的手,說不要再講了,他其實有一點被我驚嚇到。

 

張之愷:這是一種傾向,所謂的受迫害的妄想傾向。把自己形塑成一個受迫害者,而這是一種內在虛弱的表現。因為沒有別的東西,可以拿來跟這個世界抗衡,因為一直沒有看見自己很強壯的部分,可能從小到大食髓知味,所以用創傷、受傷、虛弱,用自己的不可以,換取到一些同情、一些眼光,才不斷消費這份創傷。

 

王琄:這算好處嗎?得到愛跟拍拍?

 

張之愷:沒有好處。因為會形成一個惡性循環,把自己的力量交給別人,於是自己的力量就越來越不存在。總是靠別人的認同、別人的拍拍、別人的溫暖,才能夠苟延殘喘下去的話,就永遠沒有辦法壯大自己的力量。

 

如果一直重複、一直沒有辦法脫離困境,一定要問問自身,是不是其實在享受所創造出來的困境?根本不想離開,因為你覺得它很有力量?那就是人還沒痛夠。因為人有求生存的基本傾向。如果說痛夠了、不想再痛了,人就會去改變。

 

王琄:很燙,你一定要放手啊,代表還沒放手是它不夠燙嘛。

 

張之愷:對,可是這個東西,它會形成一個保護膜,就把自己騙了。當人有這樣的傾向,但還沒有進入到生病狀態的話,還沒有進入到所謂的憂鬱症、躁鬱症,如果提早就覺察到這件事情,就不會陷入到泥沼裡頭。

 

所以為什麼戲劇可以療癒?當我們在深刻理解角色人物,在剖析、分析的過程中,其實也在鼓勵我們誠實面對自己。當人很誠實地面對自己的時候,所編織出來的那些謊言,其實會瞬間消失。

在網路時代其實在強健我們的內在力量。你看一大堆酸民,以前我們會覺得說,只有公眾人物才需要去面對這個問題,現在只要你是人,都要面對這樣的問題。如果有一天,酸民的惡意不再對你造成任何的傷害,他的惡意也沒有辦法再延續下去。

 

王琄:最近收到一個演員給我的回饋。有天在導戲的過程,他其實非常不舒服,因為他有一個慣性出現了,我一直問為什麼、為什麼,像是拿個榔頭一直敲他,那個當下他其實也在用他過去的方式對抗我。可是後來他說回家洗澡的時候才發現是自己在害怕,是他不願意面對、不接受生命中的麻煩事。我對他說,哇,你好大的跨越。

 

這件事讓我很感動,我對他說謝謝你的信任,謝謝你願意敞開。因為這是他目前的瓶頸,而他後來回頭真的看到了,所以我說他很勇敢。

 

張之愷:我覺得這也牽扯到拿榔頭的那個人的內在,這個人的愛夠不夠豐厚?究竟是在滿足敲別人的快感,還是真正想要去幫助對方?當老師的人也在摸索,也在學習。其實我曾經也很挫敗,因為曾經一廂情願認為我在幫助對方,事實上可能會被我傷得更深。

 

「愛」是最容易被誤解的詞彙
 

王琄:很多人都渴望愛,我們講愛自己、愛別人。我常常覺得愛這個字被濫用,被誤解了。愛,有沒有可能錯?在錯愛,還是愛錯?

 

張之愷:講知易行難、知難行易,也是同樣的道理。當你已經發現有雜質,有不對的東西在裡面,那怎麼還會叫愛呢?那能就是要求或者佔有,你懂我意思嗎?

 

愛說穿了,就是一種和諧共振的感受,還是要講到「感覺」對不對。兩人之間有一種和諧共振的感覺,就是愛的感覺。在星際馬雅的圖騰裡,有一個圖騰叫白狗。它有幾個關鍵字,在講愛,其實是在講關係之間的,所謂的共振頻率。

 

每一個人和親人、親密夥伴、朋友之間,都在學習各種不同愛的震動、愛的流動。透過關係認識自己,彼此給予這樣的機會,所以開心、感謝,於是我們的愛開始流動。

 

王琄:這件事情太重要了。但是我們怎麼調自己的頻率?比方說,我們每天遇到不同的人,面對不同的頻率,有些高頻、有些低頻,有些急、有些慢。怎麼去配合?怎麼去跟它共振?

 

張之愷:不要配合,要接納自己的情緒。人有七情六慾,有貪嗔癡慢疑,會生氣、會傷心、會什麼,這很正常。以前在學催眠的時候,會說所有的情緒基本上都是中性的、都有存在的必要性。情緒就是能量、也是能量的表現。人們說常常生氣,對身體不好啊,會造成一些負面的效應啊,那是「常常」有問題,不是「生氣」有問題。「常常」才有問題。

 

因為受到不公平的待遇的時候,生氣,這是正常的能量的表現,在釋放壓力。把生氣壓抑下來,那才是有問題。如果常常生氣,是一直維持在同一種振動的狀態裡面,然後影響你所有的關係、連結。於是愛就無法在這個關係裡頭發生,因為它形成阻饒,就沒有辦法流動。

 

日常的行動,讓你想起本來就有的愛與豐盛

 

王琄:但要怎麼去意識到自己的問題?

 

張之愷:從接納自己開始。荷西博士說人們的這一生不是要去追求完美的人生,要追求的,是完整的人生。什麼是完整的人生?就是接納自己所有的不完美。在每一個當時、當下、當刻,接納你自己的所有表現。我覺得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。

 

王琄:我們常常會覺得後悔,然後就恐懼也會發生,開始不喜歡自己。

 

張之愷:大部分的問題十之八九,都是因為不喜歡自己。很多的問題、煩惱,都是來自於無法接納自己。人都要努力做到一件事情,就是如何真正地喜歡自己,然後可以真真切切地擁抱自己,這件事情太重要了。

 

先前跟我媽媽聊天,她們那個年代,長時期受時代的壓抑,特別是女性,一直否認自己。我就跟媽媽講,妳要答應我,妳每天要找到自己的一個優點,找到自己可以替自己鼓掌拍手的地方。

 

王琄:我常常也跟朋友們講,不需要別人來當我的啦啦隊,我就是自己的啦啦隊隊長。我給自己拍拍手,每天晚上睡覺的時候,也會拍拍自己的身體,說「你好棒,辛苦了」。然後如果明天要做比較大量的工作,也會先跟身體說一起加油。

 

張之愷:困境可能是一種詮釋。你如何看到困難的背後,要怎麼穿越它,看到它可能會帶給你什麼。

 

常會講「焉知非福」「大難不死,必有後福」。表面上看起來可能是不好的事情,可是背後帶來的轉變契機可能很大。當然,也不是一定要抱著這種期待的心情,而是說困境背後一定有一個教導。我覺得在我的生命裡,很具體地實踐這件事情。

 

以前年輕的時候、還在念北藝大的時候,我有重度憂鬱症。當然後來是學習密宗,透過修行、修練的方式,讓自己慢慢超越。漸漸的發現,當直視生命的難題時,我不要說:「不痛、不痛、不痛,一點都不痛。」不需要那種騙人的東西。痛,它就是很痛,那痛的背後是什麼?我們可以透過這樣子的痛,超越自己的現狀、拿到的能力是什麼?

 

在這樣一個過程中,讓我現在越來越勇敢面對生命中各式各樣的變化。尤其這幾年,鼓勵大家一定要養成這樣的、把自己力量找回來的能力。

 

王琄:我自己從大學畢業到現在,一直身體力行一件事情,就是不胡亂承諾,要說到什麼就能做到什麼。要做什麼都寫得清清楚楚,做到後就打勾、打勾、打勾。有兩件沒做、隔天還有事情要做,就把它列出來。當每天都做到寫下來的事情時,代表做得到給自己的承諾,當然就會有自信,也會喜歡自己,在這個部分我非常務實。承諾這件事情,是對自己,而不是對別人。所以做到時才能相信自己。

 

張之愷:以前在世新教書十五年,每一堂課的開始我都會問學生,你們覺得自己有自信的舉手,大概只有一、兩個舉手;然後我會接著問,覺得這輩子「要追求自信」的舉手,五分之四以上的人都舉手。我說,你們舉手的人,沒有一個人會成功。

 

為什麼?因為自信不是追來的。像我們剛剛講,你跌倒了,你在看絆倒你的那一顆石頭,然後開始自怨自艾,一直捶胸頓足,那是沒有意義的。生命中,要去培養的是一種信仰,就像天上的某一顆星,你看見它。當你很清楚信仰在那個地方,你跌倒,會立刻爬起來。

 

我常常給孩子們一個建議,每天給自己練習一個承諾。譬如說,我連續三天要面對鏡子,對自己說好愛你,或者說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棒、最可愛的人。連續三天如果做不到,那就改承諾,例如改成兩天。

 

王琄:是不是說,我的語言也要很適切,讓我自己可以先能接受?

 

張之愷:真正影響到我們顯化現實生活的,其實是我們的潛意識能量。所以,在每一次完成承諾的過程中,即便是再簡單的事情,比如說等一下要寫三個字,結果忘了寫,無形中潛意識也會紀錄這個忘記,然後自信就會被削弱。

 

給自己一個承諾,說我等一下要把這個東西寫完,然後你把它寫完之後,很奇怪,潛意識就記住了。你完成了這件事情,內在的一股能量就會揚升起來。

 

完成不在於事情多偉大、多了不起,在於你下的承諾是什麼?你下了多少的承諾,並且你把它做完了。

 

王琄:這陣子,我從3月起一直畫畫到現在。我非常紀律在畫我的畫,好不好不是重點,重點是每天都做這件事情,也花不到兩個小時,就有一種靜心完成的感覺。

 

張之愷:所謂的紀律,或者是我們在修行上來講,叫做持戒。戒律其實是很重要的。

 

這個紀律其實是說,給自己下的「承諾」,然後你有沒有去完成它。不一定要弄得很難,有些人就是眼高手低,都是自己把自己弄壞了,因為你下的願望太大了。你下小一點,小到你可以做到,這就是一種訓練。然後做好三天了,下次再繼續一個五天。然後五天做到了,再來七天。最後挑戰看看三十天,如果不行的話,就再回到七天。其實這就是個簡單的方法。

 

王琄:所以只要願意開始行動,改變就會發生。要不要介紹一下你和鏡好聽合作的《星際電力公司》

 

張之愷:《星際電力公司》其實還滿有趣的,這次真的謝謝大家,得到許多的支持與反饋。在節目錄音前,我們已經與很多聽眾朋友們收集了各自所遇到的生命問題。現在坊間包含心理諮商師、常規醫學下面的身心科醫生,其實多我一個不嫌多、少我一個不嫌少。我想要加入宇宙的觀點,跟擴張的宇宙法則、時間法則等觀點,讓人們透過不同的方式,來看待問題。

 

所以我在《星際電力公司》裡提出一些可以在日常生活中練習的方法。這13集其實包羅萬象,談了很多的個案,也提到了這20多年來,包含吸引力法則、荷歐波諾波諾(ho-o-pono-pono)古夏威夷療法等,各種不同的新世紀療法的心靈充電方法整理。但是有一個最重要的前提,就是怎麼讓我們回歸到自己的內在,讓愛流動。

 

我們是懷著豐盛而來,我們本來就擁有豐盛,如果今天你覺得匱乏,那是因為你忘記了本來的豐盛,只要把它想起來就好。譬如愛,就是我們可見的宇宙與生俱來的,本來就存在於此的。《星際電力公司——來自銀河中心的 13 種心靈充電法》,就是提供給大家如何「想起來」的方法。

 

 

----------

 

【鏡好聽製作推薦|張之愷《星際電力公司——來自銀河中心的 13 種心靈充電法》】

 

給每一個人的13種困境解方。每一種方法都結合了張之愷自己的生命經驗,或周遭朋友、網友投稿的真實案例,再透過星際馬雅十三月亮曆法,以及他擅長的自然醫學、潛意識療法,梳理出人人都可以實踐的具體改善作法,幫助我們處理生活中的各種疑難雜症。每次只要20分鐘,在你需要陪伴與療癒的時刻,隨時連線收聽,為心靈注入滿滿電力!​

 

■ 單購《星際電力公司——來自銀河中心的13種心靈充電法》共13集,原價599元,限時79折優惠 ➠ https://bit.ly/3RTp0YL

 

■ 鏡好聽全新系列付費內容,成為訂閱會員盡情暢聽,一個月只要230元! ➠ https://bit.ly/39PFhg8

 

more


更多